融媒體管理平台 | 點擊收藏 | 設為主頁
首 頁 > 媒體師大 > 正文

《中國科學報》 | 房喻: 我的大學“老先生”

  編輯:      發佈時間:2021-09-14 08:51:56     來源:《中國科學報》    


粉碎“四人幫”不久,黨和國家着眼於國家長遠發展的戰略高度,決定恢復高考制度、大量派遣留學生、建立我國自己的學位制度,一代一代學子也因之改變了命運,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是恢復高考制度後的第一屆大學生,考取的學校是陝西師範大學,攻讀化學教育專業。在中國現代教育史上,我們可能是通過正式考試進入大學的新生中,基礎最薄弱的一屆。至今我依然清楚地記得,我們的系主任是已故多年的高鵬教授。高先生也是我大學期間近距離接觸過的一位難得的學者,他的兩個特點在我腦海中印象深刻:一是思想開明,思維前瞻;二是平易近人,從不擺譜。

説他開明前瞻,一個事例足以説明。據我所知,“文革”結束後,學校的化學系迎來了第一批引進人才。現在仍健在的章竹君教授、張進勝教授、胡炎榮教授,以及已故的張光教授、錢博教授等差不多都是在那個時期引進的。正是這一撥人和化學系原有的師資隊伍,共同支撐了化學學科此後幾十年的發展。要知道,當時“文革”剛剛結束,在人們的思想觀念普遍僵化、保守的環境下,能廣納賢才是多麼地了不起呀!

至於説他平易近人、不擺譜也有事實作證。我上大學時,高先生已經是一位很有威望的老學者。在學生心目中,與他聊天、談話幾近奢望。然而,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與幾位同學碰到了要步行回家的高先生,沒想到他竟與我們同行,一路聊了起來,並給我們講了許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告誡我們在專業上要有所成就,就必須在學好專業課程的同時,在英語或數學上舍得下功夫,否則就會走不遠。現在看來,依然很有道理。

正是受這次談話的啓發,我在畢業留校後,毫不猶豫地去了物理系,和本科生一起學習物理專業的數學、熱力學和統計力學等課程,並參加了相關考試。早期的這些努力,為個人後來跨學科研究工作的開展打下了基礎。

被稱作“網紅”教授的章竹君先生是我入學後接觸最多、對我影響最大的教授之一。業界的人都知道,章先生是一位思想極為活躍、語言天賦極高、個性色彩極為鮮明的難得人才。校內只要有他的報告,會場幾乎沒有不爆滿的。有人開玩笑,只要章先生一開講,就是學中文的也要改學化學了。

我上大學時,章先生開設了大概是恢復高考制度後,陝西師範大學化學系的第一門選修課——“儀器分析”。我清楚地記得,當時的儀器分析課安排在化學生物樓三層北側中間的一間教室,每到上課時都有校外人員早早趕來旁聽,成為我們上大學時的一道亮麗風景。

張光教授也是一位不能不讓人懷念的優秀學者。張先生治學嚴謹、為人謙和、敬業盡責。有幸的是,我所在班級的分析化學課程由張先生主講。他對所講授知識之熟悉、理解之深刻讓我這個向來自我感覺良好、很少服氣別人的人也為之折服。可以説,跟張先生學習讓我終身受益。

説到張先生,就不能不講他的研究工作。我校當時的化學學科科學研究還很不普及,張先生與胡炎榮教授組成的光度分析組是為數不多的幾個科研小組之一。現在想起來,他們的科研活動依然歷歷在目。

記得每每下課後,張先生就會直奔實驗室。他們的實驗室在一層,沒有通風設備。每到偶氮試劑合成時,樓內就會黃煙滾滾,刺激性氣味到處瀰漫。放到現在,這樣的實驗室是一定要關門的。這足見張先生和其團隊對研究的執着。

直到現在,我還經常和人開玩笑説,化學有助於長壽,因為當年的污染似乎並沒有怎麼影響二位先生。張先生享年超過90歲,胡炎榮教授也已年近鮐背。我的碩士導師孫作民教授已經92歲高齡,依然精神矍鑠。我極為敬重的吳祺教授今年已95歲,還在使用微信。

我們的大學四年十分幸運,老師們用心、同學們用功。在幫助學生成長上,老師們從不吝嗇自己的時間。藉此機會,我再次向他們表示深深的敬意。

報道鏈接://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9/365322.shtm

上一篇:我校體育學院史兵教授受邀參加央視十四運會開幕式特別訪談
下一篇:西安發佈:第48棒火炬手 | 盲人按摩醫師魏國光——“雖然我看不見,但我能感覺到那束光焰”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師大首頁 | 學校辦公室 | 宣傳部 | 紅燭網 | 圖書館 | 為學網 | 後勤集團